设为首页 - 加入收藏
广告 1000x90
您的当前位置:主页 > 开户彩金 > 正文

“衰派一绝”刘毓中

来源:网络整理 编辑:采集侠 时间:2018-04-07

秦腔是一个古老的剧种,历史上曾涌现出许多卓越的艺术家,他们风采各异,艺术上有很高的成就,其中不乏开宗立派的大师,刘毓中先生便是其中的一位。

今年是秦腔大师刘毓中先生诞辰121周年,他的学生、戏迷以各种形式纪念这位秦腔前辈,由著名书法家钟明善教授题写书名的纪念文集《秦腔大师刘毓中》也正式出版。

一个剧种,能产生流派的先决条件是它必须拥有一套完整的表演体系,与国粹京剧相比,秦腔在流派形成和传承方面远没有形成自己的鲜明特色,缺乏广泛的影响力。为此,陕西秦腔流派传承发展中心近年来承担了许多工作,在中心举行的“刘(毓中)派艺术传承班”上,我有幸“走近”了这位大师。

刘毓中(1896-1982),字秀山,陕西临潼人,他的父亲刘立杰(艺名木匠红)是清末民初著名的秦腔须生。刘立杰先前做木工,因嗓音特别好,遂登台唱戏,一举成名,用他的高足刘易平先生的话说:“真正的天罡音”。旧戏班出身的刘立杰深知学戏之苦,不愿意后代再入这行,从小酷爱戏曲的刘毓中多次央求父亲,17岁才入易俗社学须生。梨园行的弟子七、八岁就开始练功,而到他这般年纪功已很难练出来,教练们也不看好他,不愿意给他说戏。

当时易俗社学员演出和学习任务十分繁重,每天黎明即起,练功、排戏,九时早饭后上文化课,中午演日场戏,下午四时饭后再练功,晚上演出。在这样紧张安排下,刘毓中常以“人以十回,己以百回”来告诫自己,他从小对戏曲耳濡目染,加上天资聪慧,勤学苦练,因此技艺大进。一次剧社演出《宁武关》,主角突然生病,他自告奋勇化妆救场,一鸣惊人。教练长陈雨农当时在台下大为惊奇,亲自喝彩,并送他一个“胆大红”的绰号,从此刘毓中渐渐步入名演员行列。

过去戏曲班社于风雨飘摇中艰难生存,艺人们常常是颠沛流离,四处谋生,刘毓中的艺术生涯也历经坎坷:1928年参加秦钟社,1931年组建新声社,演出于陕西、宁夏、甘肃等地多年,1946年后任教于明正社、晓钟剧校等班社,1950年重返易俗社,多年的磨砺,使他在艺术上日臻成熟。刘毓中善于博采众长,勇于革新创造,艺术功力深厚,演技精湛,尤其擅长于“衰派”老生,京剧大师马连良赞誉他为“衰派一绝”。在长达70年的舞台生涯中,刘毓中在《烙碗计》《忠义侠》《三滴血》《火焰驹》《走雪》《卖画劈门》《游龟山》等众多秦腔经典剧目中塑造了别具一格的舞台形象,创造了以“精、气、神”为表演理念的性格化、感情化、意境化的表演艺术,他的艺术风格对秦腔发展产生了深远的影响。

在秦腔众多流派中,刘毓中所创立的“刘派”在表演上极具特色。刘毓中的嗓音宽洪深厚,行腔酣畅淋漓,有一种遏云破雾、顶天立地的气势。他善于用大段唱腔反映人物的内心矛盾,塑造的人物形象栩栩如生,具有强烈的艺术感染力。刘毓中曾说,要成为一个好演员,没有捷径,就得拼命苦练,用心揣摩。早年入易俗社时,由于不受教练“待见”,他常背着人偷偷学艺。社里没有大镜子,为了能看见练的姿势是否正确,他冬天在太阳下练,夏天在月光下练;到乡下演戏时要赶台口,没时间练功,他就经常利用赶路的空子,不坐车,跟着牛车练台步,跑圆场;眼睛无神、呆板,晚上就点着香头练,中午对着太阳练;练靶子功、耍枪花、舞大刀时,身上被打得青一块、紫一块,膝盖被磨破皮,他仍不停歇。非凡的毅力,挥洒的汗水,为他后来成为文武双全的名角奠定了坚实的基础。

大师之所以成为大师,必定有他过人的地方。就拿练基本功来说,刘毓中对艺术的精益求精很值得现在年轻演员学习。他认为,练功不是一件容易事,手式、身架、台步这些基本功就像盖房一样——欲盖房,先打墙,要打墙,先打夯。他曾总结说,练功先要“会”,就是知道怎么演,台上是什么动作;会了以后要求“熟”,即把会的东西随时能够熟练应用;会了、熟了,还不够,还要“精”,即达到好看、要美;艺术最高的境界是“巧”,即把功练“化”了,演员与所扮演的角色融为一体,表演丝毫不能显得做作和勉强,这才算真正练到“巧”了。

除了自己练功外,刘毓中认为看戏也是一种很好的学习方法。名角们演戏时,他常在台侧仔细观看,琢磨哪些地方好,为什么要这样演,道理想通了就加以练习,想不明白就向名角请教,对于表演挖深钻透,这样不至于只学到皮毛。就拿老生一门来说,刘毓中演过《二启箭》中的刘备,《卖画劈门》中的白茂林、《烙碗计》中的刘子明,这三个人一个是帝王,一个是穷书生,一个是员外,地位有别,性格各异,需要塑造出不同的神采。

相关文章:

网友评论:

发表评论
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,严禁发布色情、暴力、反动的言论。
评价:
表情:
用户名: 验证码:点击我更换图片
栏目分类


Copyright © 2002-2021 澳门.永利资讯 版权所有

Top